「靈魂知道所有的事情,在他們面前,每件小事,每個想法,都是無所遁形的」

J這麼跟我說

我雖然沒有信仰,但也不是無神論者,所以對於他的說法,我還是愣了一下,才開玩笑的說

「你又沒有經驗,你怎麼會知道?」

這又落入莊子與惠子辨証的輪迴了,我心裏明白,但又不知如何回答,所以就回答他一個無法証明的問題

「唉!那不重要,你就是會知道」

「你對他們有沒有害怕,有沒有私心,任何不純真的想法,他們都會知道」J說

這真的接不下去了,J拒絕解釋,反正他就是相信,這就像跟信仰天主的人說你沒看過天主怎會有信仰,而他回答你,天主在心裏是一樣的

反正是個無聊的開始,就這樣結束吧,我心裏正這麼想

J 又開口了

「他們知道你不相信耶!」

「靈媒…」我腦中閃過的第一個想法

「鬼上身…」這是我的第二個想法

我突然感覺有點毛骨悚然,有股冷意從腳底竄到頭頂

我力持鎮定地看著他,說「你在說什麼啊?」還順便乾笑兩聲,這時我發現自己是個膽小的人

「說什麼?說人類的通病啊」J狠狠的灌了一口酒,晒黑的臉頰上多了抹看不出紅暈的血色

「你知道我現在在想什麼嗎?」J看著我

見鬼了,我知道才有鬼,我心想

「你不知道」J繼續說

他其實不需要我的回答

「因為你用了太多的五官去感覺,而沒有用心靈之眼去看」

「心靈之眼是蒙塵的,只有當你成為一縷輕飄飄的靈魂,失去所有感官後,才能打開」

J突然緩和下來,招手叫酒保來,點了一瓶礦泉水,他問我要不要,我說不用了,我心想,我還沒有醉到要喝礦泉水的地步

我突然有點擔心J,不知道他是喝多了,還是壓力大,我知道他最近又接了一個專案

不過J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,開始跟我聊工作、女朋友、政治等朋友打屁聊天的話題……。

雖然轉的有點快,不過這種正常的話題讓人輕鬆多了,我們又聊起朋友K到非洲定居的事

「除了太陽大了些,昆蟲多了些,人皮膚黑了點,好像也沒什麼不好」J開玩笑的說,跟剛碰面的他簡直判若兩人。

待續………

sallowy8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